来自 联系我们 2018-11-12 05:2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网上百家樂网站 > 联系我们 > 正文

同样也有可能成为导致社会长期溃败的主要病毒

  即便完全是金融学和金融市场的门外汉,在上个月以来我们起码也耳闻中国各商业银行“钱荒”的声浪;即便不是股民,我们也不难感受到“6月股灾”再次触发长期以来中国股市暴跌所引起的社会长痛。在这个时候读到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的《金融与好的社会》(束宇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11月),似乎是坐在过山车上体验着高峰与低谷的落差错位所带来的感受。

  作为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入围者、标普凯斯-希勒房价指数的联合创始人和《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作者,希勒教授以通俗易懂的文笔全面论述了金融业的内部景观及其与社会的关系。前者包括金融业主要角色的行为与作用,如首席执行官、投资银行家、交易商、保险商、金融工程师、衍生产品提供者、监管者、会计师、审计师等等,以及金融业自身的重要发展历程;后者包括社会发展与金融的关系、金融投机给社会带来什么、金融创新的意义何在、如何看待普通公众对金融行业的认识误区等问题。应该说,这位充满社会责任感的金融学家在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力图通过全面解读和反思金融在当代社会生活中的意义,重新塑造金融业在社会发展中的正面形象;他希望通过该书传递给读者一个核心意识:“金融有充足的潜力为我们塑造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世界。”(前言)

  毫无疑问,正如朱民先生为本书撰写的“序”中所言,“希勒教授是理想主义者,他相信人性的光辉,他认为可以通过技术安排为公众的利益重塑金融业,把金融业作为人类财富的管理者,通过公众的广泛参与,让金融业为人类社会的良性发展服务。全民的广泛参与也会打破金融的精英权力结构,使得金融民主化,并实现财富分配的公平”。光是从公众利益、人性、民主、公平等这些概念来说,已经足以使无数焦头烂额的中国股民如闻来自遥远天国的福音。尤为令我感兴趣的是希勒教授关于“金融是美的”的论述:“金融理论以及更广义的经济理论都可以是一种具有美感的事物。”“现实社会中的金融体系总是混乱、缺乏人性,其运作过程中充斥着伪善和欺骗,这些事实使人无法感受到它的美。这个道理对大自然同样适用:尽管大自然之美不容置疑,但是它还是会产生丑陋的东西。”(第191页)尽管有这种审美上的反差,但作者还是从“创造”的意义上肯定“金融之美”:“除了理论自身的美感之外,金融也因其所创造的事物而获得美。”(第194页)他甚至以惠特曼《草叶集》中的诗句热情讴歌金融的永恒意义:“唱一支职业之歌!/ 在机器和各行各业的劳动和田间劳动中我找到了发展前途,/ 找到了永恒的意义。/ 男工们和女工们啊!”如果金融是为社会的所有成员提供达成其目标的真诚服务,不就是值得赞美的永恒意义吗!

  作为金融学家,希勒当然了解中国金融经济在当今世界金融业中的地位与影响,因此书中有不少地方提到中国。作者为中文版写的序言说:“本书的主题与当今中国紧密相关,考虑到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以及其金融化进程的加快,本书所讨论的话题对中国的意义远大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然而,我有点怀疑作者是否意识到这句话可能具有的真正意义。当他说中国经济的增长得益于“市场可以自由发挥力量”等变化的时候,当他说对金融制度怀有的厌恶情绪“很大程度上在当今中国已经消散殆尽”的时候,甚至当他说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大力发展与金融相关的职业”的时候,差不多可以套用一句“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离我们置身其中的中国,真是有点太远了。

  如果谈金融管理中的货币政策,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去年说:“中国1990年的货币总量为1.53万亿,2011年89.56万亿,21年翻了58.53倍。美国货币总量同期只增加了1.99倍。美国法律规定货币发行量不得超过GDP的70%,中国已经超2倍了……”()比如股市。本来股民只应承担市场风险,而不必承担政策风险和制度风险。但是中国股市长期恶性暴跌,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股市远非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产物,管理层既滥用政府信用又缺失政府信用,随意滥用和随意撕毁政府与投资者之间的隐性担保协议。人们怎么也想不通,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了二三十年,股票怎么可能长期下跌、绝大部分股民怎么可能血本无归?显然这不可能是真正的市场风险造成的。

  该书第3章“银行家: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谈到“当今社会对银行家怀有极强的敌意,人们甚至发明了‘bankster’[借用与‘gangster’(劫匪)押韵而派生的新词]指代他们,而且这个称呼很快就流行起来。这个词最早是在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出现的,随着民众对金融界愤怒情绪的高涨,这个词又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当中。银行家之所以遭到敌对的态度,主要在于他们接受政府救助而存活下来,并且当整个经济都深陷泥沼的时候,他们的薪酬依旧维持在很高的水平。”(第51-52页)其实,如果仅仅是因为薪酬,他们还不够格当“劫匪”;如果仅仅是单枪匹马,他们也不是足以掀起掠夺全民金融资产巨浪的“金融劫匪”。希勒在第27章谈“社会为什么既不平等也不公正”的时候,引入了“家族王朝”的概念,认为“人们因为财富的不平等分配而感到社会不公,产生这种情绪的部分原因在于有些不平等现象似乎是家族王朝造成的后果,在家族王朝中,成功商人的后代自然而然地成为富人,也无须分辨这些后代是否真的配得上这些财富”(第277页)。他继而指出,“不论怎样,建立家族王朝的梦想长期存留在社会当中。虽然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高呼‘废除家族制’……”(第278页)我们在《宣言》的中译本中是找不到“废除家族制”这个口号的,可以找到的,只是“废除继承权”,但希勒说的“追逐家族王朝的梦想”却是非常深刻的判断。由于希勒完全是在自由市场经济的语境中讨论问题,因而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除成功商人的后代以外还有别的家族的后代也希望成为富人。实际上,通过金融投资和企业股权买卖成为巨富,早已成为某些发展中国家的权贵家族的常见现象。这里所讲的“金融投资”其实就是低买高卖的短期股权投资行为,玩的就是短、快、巨(周期短、获利快、暴利巨大)。在某些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业,近十年来兴起的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行业代表了金融家族王朝的异军崛起,其圈钱的本领令世界金融业界和媒体侧目。毫无疑问,如果说金融业可以成为“社会前进的主引擎”的话,同样也有可能成为导致社会长期溃败的主要病毒源。因此,如果希勒教授感兴趣的话,完全可以写出该书的姐妹篇“金融与坏的社会”。

  还是回到最基本的问题吧:为什么社会需要金融?因为“金融可以帮助我们在越来越宽广的社会阶层中广泛地分配财富,金融创造的产品可以更加大众化,也可以更好地和社会经济融为一体。……通过大大小小各种类型的创新进一步完善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将使财富覆盖的范围扩大,从而逆转社会不公平现象加剧的趋势”(第13页)。我知道,类似穆罕默德·尤努斯创办的孟加拉乡村银行那种为民众提供小额贷款的事情在中国已经有人做了,这是真正的希望。

https://www.zzjzgc.com/lxwm/2.html